從單打獨鬥到團隊合作,北醫附醫提供新型複合式手術室

隨著醫療科技的進展以及品質需求的增加,以往百年來內、外科分野的治療分工方式,及以醫師為完全主導者的醫療模式遭遇到極大的挑戰。面對現今醫療疾病的難度、深度以及廣度的增加,即使是訓練有素的單一次專科醫師,也無法將病情處理得面面俱到。

結構性心臟病,顧名思義是指心臟或大血管解剖結構出現異常的病人,包括主動脈瓣嚴重狹窄或閉鎖不全、二尖瓣嚴重狹窄或閉鎖不全、主動脈剝離或主動脈瘤等,不只在臨床上造成病人症狀及影響生活品質,更直接對病人的生命造成威脅。這些高度危險的病況,以往常常需要外科手術的介入才能改善其預後,但也有許多的病患無法存活。而隨著科技進展,以往許多難治的病況,都能因為新型藥物、器械,甚至是跨團隊合作接續性手術迎刃而解。新型複合式手術室(Hybrid Operation Room)就屬於這樣的治療平臺。【左圖:新型複合式手術室由心臟內、外科醫師、麻醉醫師等多團隊合作執行手術】

相較於傳統手術室,新型複合式手術室配備了先進的醫療影像系統,如心臟超音波、血管內超音波、內視鏡,甚至包含了電腦斷層,能利用高端的電腦演算技術,形成3D立體影像,讓內外科醫師更精準的定位,發揮各自的訓練專長一起執行手術或介入治療。新型複合式手術室是為孕育微創手術而生,過去20年來,已由傷口較大的傳統手術演變至微創手術;從原本是心臟外科醫師的單打獨鬥,變成結合心臟外科醫師、介入性心臟科醫師、心臟超音波醫師、影像放射科醫師以及麻醉科醫師的團隊合作,手術時間不僅縮短、傷口小、風險降低,甚至是年紀太大或是高風險無法進行傳統手術的病人,也能因為微創手術而得到適當的治療。

臺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自2020年9月成立新型複合式手術室以來,已經陸續完成經導管主動脈瓣膜置換術、經導管MitraClip二尖瓣夾合術、左心耳封堵術、主動脈瘤或剝離的支架置放手術等多項手術。對於主動脈瓣膜嚴重狹窄的中高風險病患,經導管主動脈瓣膜置換術不但傷口小、手術時間短,不需使用人工心肺機來進行體外循環,因此病人恢復時間快,即便在疫情肆虐的當下,北醫附醫心臟內外科團隊仍做好一切防護措施,幫助高齡96歲的老奶奶,成功完成這項手術。【上圖:本文作者北醫附醫心臟內科蕭卜源醫師(左)、內科部黃群耀主任(右)】

而嚴重的二尖瓣逆流患者,若外科手術風險過高,在食道超音波的評估及導引下,經導管MitraClip二尖瓣夾合術可以有效改善症狀及存活率,降低心臟衰竭的住院率。至於左心耳封堵術,是用在某些心房顫動的病人,因出血風險太高或反覆發生出血,以至於無法長期服用抗凝血劑來預防中風,所以利用心導管的方式,置放左心耳封堵器(LAA Occluder)封堵容易產生血栓的左心耳(Left Atrial Appendage),來減少腦中風的機會。

拜優生學以及精密的高科技產檢之賜,人民平均壽命的延長以及臺灣社會結構逐漸高齡化,各式各樣的心臟血管疾病越來越普及常見,北醫附醫在邁向國際醫學中心的路程,不僅肩負著國內醫學教育、創新研究之使命,更能提供更尖端先進的醫療技術,及完整的全人照護,讓更多的病人受益。(文/蕭卜源.黃群耀,北醫附醫心臟內科醫師.內科部主任)【下圖:新型複合式手術室醫療團隊合影】

分類: 附屬醫院新聞。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